林柯

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练习记录这回事

也不晓得是第几天了😂

天大地大

一酒一骑走天涯

四海为家

【博君一肖】奔跑吧之阴铁之争(上)

哇这个可以

阿久:

奔跑吧特别企划之阴铁之争


——陈情男团特辑


 


>陈情男团全员


>涉及CP:博君一肖/气宇轩扬/剧版追凌(or凌追)/剧版曦瑶/剧版轩离


>跑男综艺体,[字幕]/【画外音】/(动作)


 


※一切内容纯属虚构,请勿上升演员及节目组


 


 


#本节目由喝一口就上瘾的姑苏天子笑赞助播出


#本节目由师姐独门秘制的莲藕排骨汤赞助播出


#本节目由夷陵老祖种的乱葬岗白萝卜赞助播出


 


 


《阴铁之争》上


 


 


0.


 


【美景鉴赏VCR】


 


这是一个伫立于烟雨中的城市,岁月的年轮并没有碾碎它的山温水软,专属于江南水乡的温柔,也随着时间的更迭而更有韵味。


 


它像是一位满是故事的姑娘,依依向到来的你诉说着过往云烟,游客匆匆,她依旧不急不躁,安静又温婉的等在那里,等下一个愿意听她诉说衷肠的有缘之人。


 


这里便是我们本期《奔跑吧特别企划》的录制地点,穿越了千年时光的古韵名城——苏州。


 


[而就在这座古色古香的城市中,却发生了一件密谋已久的惊天阴谋……]


 


【画面切换至‘不夜天’】


 


岐山温氏东山再起,仙督温若寒卷土重来,盗走被封印多年的阴铁,并将五枚阴铁恶意散落于人间各处,企图引诱凡人为其大打出手,趁乱从中炼制傀儡,从而独掌大权。


 


一袭黑衣的温若寒坐于仙督之位,他手中的五枚阴铁在熠熠生辉,随后只见五簇黑烟缭绕,五枚阴铁瞬间消失不见,紧接着他笑的极其猖狂,余音未了又霎时瞪大了眼睛。


 


“你们,终将成为岐山温氏的傀儡。”


 


[江南小镇面临大难,而他们!]


 


【镜头切换至艳阳高照的白日】


 


苏州中心标志性建筑在蓝天与阳光的映衬下如此壮丽,它正对面的金鸡湖水面上划过了几艘乌蓬小船,那十几个逆光而立的高挑身影,宛如嵌着层层金边的精美雕塑。


 


[他们来了!拯救我们的超级英雄们!他们终于来了!他们就是——]


 


在满是希望的朝阳之下,于波光粼粼的湖水之上,船上的十几个身影陆续转过身。


 


[全球超人气大型男子天团(雾)——陈!情!男!团!]


 


【《陈情令》视频资料】


 


【镜头一一扫过每张俊颜,最后镜头放远,在画面中呈现出全体】


 


[江南水乡的无尽温柔,就交给我们拯救吧!]


 


 


1.


 


碧水迢迢的金鸡湖被夏季灼阳笼罩,在白日喧嚣沸腾的寥寥蒸汽中,一个身影朝着镜头缓缓走近。


 


“管他熙熙攘攘阳关道,我偏要一条独木桥走到黑。”


 


【镜头由远至今,由模糊随来人步伐而逐渐清晰】


 


来人身着一袭玄色,边角有赤色镶嵌,长笛被熟练把玩于指间,衣裳的收腰设计将他本就高挑的身形修饰的更为英气。


 


瑞凤灵眸,朱唇皓齿,颦笑间是少年的清澈,眉宇中是侠义的柔情。


 


[终于!]


 


帅气的大男孩边礼貌着鞠躬边走到镜头前,眉眼弯弯又双手合十的问候“hello,大家好,我是肖战,在《陈情令》中饰演魏婴魏无羡。”


 


【视频资料:肖战,实力派演员及歌手,最具发展潜力的全能艺人!让人心空的外貌拥有者!(BGM:曲尽陈情-肖战)】


 


魏无羡扮相的肖战站在录制场地中间,来回张望后看向镜头“所以我是第一个来的吗?”


 


【镜头上下摆动】


 


[是你!就是你!夷陵老祖魏无羡!]


 


得到回答的肖战立马瞪圆了双眼,随后神秘兮兮的笑着凑过来“第一个来的有什么可以提前知道的线索吗?”


 


[肖老师很懂我们节目的流程嘛!]


 


【镜头左右摇晃】


 


被拒绝的肖老师表示不服,正欲张口便看到了从远处靠近的熟悉身影,他往后跳了一下“来人了?不行,我得藏起来!”说罢,便一步向前隐匿在了工作人员之中。


 


[所以……是谁来了呢?]


 


白衣若雪仙气萦绕,清秀俊颜灿若星辰,一手向后搭于腰背,一手握剑垂于身侧,身姿雅正端方,气质超凡脱俗。


 


“我想带一人,回云深不知处,带回去,藏起来。”


 


他熬过十三载悠悠岁月,待一不归之人,喝他喝过的酒,受他受过的伤。


 


[真实的‘仙子下凡尘’!]


 


白衣男子逐渐靠近镜头,淡然神色丝毫遮盖不住他与生俱来的帅气,他面向镜头轻微颔首“hello,大家好,我是王一博,在《陈情令》中饰演蓝湛蓝忘机。”


 


【视频资料:王一博,唱跳演戏主持赛车……等多领域发展的优秀艺人!帅气值与实力并存满额!(BGM:不忘-王一博)】


 


王一博站定在镜头前,眨巴两下眼“只有我自己吗?”抬手指着自己又问了一句“为什么只有我自己?”


 


【导演:你是第一个来的。】


 


“不会吧。”王一博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周围,随即余光便很快捕捉到某一方位,笑道“不是,节目组要诚实啊。”调侃一句后,他勾着嘴角抬脚朝那边走去。


 


[‘不愧是我’表情包四连]


 


王一博快步走到这个机位前,逗弄般的故意看了几个来回“这位摄影师傅是不是有点眼熟。”话音刚落,在对上对方噙着笑意的眸之后,他的笑容随之加深“我怎么不知道你改行了?”


 


【镜头特写两人对视+慢放+花瓣特效】


 


四目满溢温柔如水,澄澈目光流连忘返,仿佛回到彼时,并肩同往天地浩大的他们,也是携手共进的毕生知己。


 


【画面切换《陈情令》第50集合奏part】


 


【BGM:煮一壶,生死悲欢祭少年郎,明月依旧何来怅惘,不如潇潇洒洒,历遍风和浪,天涯一曲共悠扬。(无羁-肖战/王一博)】


 


藏身失败的肖战从机位后站起身,跟着王一博走到场地中间“我这可是为了时刻记录王老师持靓行凶的罪证!”而后对着镜头大喊“王一博!有缺点吗?”


 


[没有!没有!]


 


王一博抡起宽大的袖子抽了下肖战的小臂“开始了是吗?肖老师。”等对方与自己对视后又重复了一遍“开始了是吗?”


 


肖战用手中的陈情不客气的轻碰王一博“你就不能让我多藏一会儿吗?”


 


后者一把抓住长笛末端,带着对方随自己晃悠两下“是我要把你藏起来,不是让你自己藏起来,好吧?”


 


肖战笑着抽回笛子作势要打“你是人吗?你是人吗?”


 


被打的人装模作样的躲了两下后,哑声对肖战说了句什么,肖战立马瞳孔震惊,兔眸瞟了眼镜头“录着呐。”


 


王一博努着嘴看向导演“你们有看到吗?”


 


肖战跟着威胁起来“看到也剪掉啊。”


 


[震惊!]


 


[跑男录影史上首例敢威胁导演的嘉宾!]


 


【画面切换至《陈情令》忘羡大梵山联手封印舞天女,被二人前后钳制的舞天女P上了导演二字】


 


【导演:(瑟瑟发抖)OK,你们是嘉宾你们说了算。】


 


 


2.


 


【导演:因为本次《奔跑吧》是以特别版的形式,所以节目全程将由你们二人带队完成任务挑战。】


 


二人并肩站立在镜头前,认真听着的同时,频频点头的动作十分默契,等导演说完之后,他们同时瞪大眼睛,并不可置信地相视一眼。


 


肖战指了指自己跟王一博,再次跟导演确认着“我们两个吗?没有常驻前辈吗?”


 


【导演:对,全程都没有常驻主持们参与。】


 


王一博边感叹似的摇头边看向肖战“哇哦——”他拍了拍手“第一次来就玩这么大吗?”


 


【导演:还不是你们人太多!】


 


两人立马双手合十对着镜头连连鞠躬“前辈的粉丝们,对不起对不起,是我们人太多了。”


 


【导演:好,那下面让我们欢迎本期《奔跑吧》嘉宾——陈情男团】


 


【BGM:乱世巨星-陈小春】


 


镜头虚焦片刻,画面一分为二,镜头特写步伐,果决并陆续有秩。


 


[来了!]


 


额前抹额,衣襟云纹,雅正之姿,不染尘埃之气。


 


[姑苏蓝氏——刘海宽(饰 蓝曦臣)/郑繁星(饰 蓝思追)/郭丞(饰 蓝景仪)]


 


王一博捧场的挥挥手“姑苏!姑苏!”


 


旁边的肖战模仿起蓝忘机“蓝湛,凝神!”


 


王一博笑着摸了摸鼻子。


 


[接下来——]


 


眉间朱砂,启智明志,金星雪浪,朱光耀世。


 


[兰陵金氏——朱赞锦(饰 金光瑶)/曹煜辰(饰 金子轩)/漆培鑫(饰 金凌)]


 


王一博边鼓掌边和肖战感慨“孔雀家族。”


 


肖战乐不可支“这与生俱来的人民币味道。”


 


郑繁星/郭丞“人民币玩家,人民币玩家。”


 


众人大笑。


 


[继续!]


 


低调的王者,丧胆的刀灵,凭己之力,除世之不净。


 


[清河聂氏——王翌舟(饰 聂明玦)/纪李(饰 聂怀桑)]


 


众人统一行拜礼“大哥,大哥。”


 


聂宗主抛去剧中直爽之性,前行间忙谦卑回礼“辛苦了,辛苦了。”


 


肖战上前和纪李击掌示好,下一秒将人往工作人群中带“哎,这才是聂导的位置。”


 


纪李配合着连连摆手,推脱着“不不不,魏兄言重了。”


 


肖战大笑比划‘请’的手势“不不不,聂导您请您请。”


 


“不不不,夷陵老祖您请才是。”


 


【导演:(汗)你们有问过我意思吗?】


 


[再次:史上第一觊觎导演之位的嘉宾]


 


[下一组!]


 


不夜之天,唯我独尊,与日争辉,与日同寿。


 


[岐山温氏——贺鹏(饰 温晁)/于斌(饰 温宁)]


 


出场方式最踩点的温氏二人,走路生风,气场爆炸——临近镜头,步伐帅气的于斌便被温宁繁琐的戏服绊了一个踉跄。


 


[突发警报!]


 


肖战和王一博忙上前扶住于斌,后者费劲的撩开温宁乱飞的假发,冲导演比划剪刀手“剪掉,剪掉……”


 


众人毫无怜悯之心,拍手大笑,异口同声“垮了,垮了!”


 


[鬼将军不要面子的吗!]


 


肖战忙往旁边撤了一步,旁边的王一博见状也朝相反的方向移动,将中间的位置空出,二人点头哈腰引着贺鹏“哎呦哎呦,主任您来了。”


 


贺鹏配合的背着手,仰首挺胸“这……温氏家规背的怎么样了?”


 


肖战抬手作起扇风状“主任,您喝酒吗?”


 


王一博见状忙跟了句“主任,您问灵吗?”


 


气氛凝滞三秒后众人爆笑。


 


教导主任温公子连连冲含光君行拜礼“不敢问不敢问,我怕再问出红衣女鬼。”


 


【红衣女鬼:谁要问我?】


 


[接着来!]


 


清风明月,傲雪凌霜,十恶不赦,义城意难平。


 


[义城组——王皓轩(饰 薛洋)/宋继扬(饰 晓星尘)/李泊文(饰 宋子琛)]


 


肖战补充“其实是年纪小辈分大组。”边跟宋继扬握手边问候“师叔好,师叔好。”


 


宋继扬配合的点点头“侄儿好,侄儿好。”


 


【导演:等一下,你们为什么这么官方?】


 


王一博解释道“因为当时拍摄的时候他们是一队,我们”在自己跟肖战周围画了个圈比划“是一队拍摄的。”


 


[是我们想的那个一dui吗?]


 


于斌补充一句“他们是隔壁的。”


 


众人附和“对对对,隔壁的。”


 


王皓轩配合着挥挥手“我们是隔壁蹭饭组。”


 


【镜头切换《陈情令》十六年后,魏无羡和姑苏蓝氏一同前往金麟台“我,我来蹭饭!”】


 


众人作势驱赶“没饭没饭,走走走!”“薛洋biss!”笑作一团。


 


[最后!]


 


余霞散成绮,澄江静如练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


 


[云梦江氏——汪卓成(饰 江澄)]


 


肖战忙比划暂停手势“等会儿,我有问题!”他拉着汪卓成向前一步,作势吹笛“导演,为什么我们云梦最后出场?”


 


王一博也上前询问,并晃了晃手中的避尘“压轴是吗?是不是压轴?”


 


【导演:(十分诚实)不是,因为人少还单身。】


 


本满怀期待的汪卓成瞬间变脸,转头询问围观众人“我紫电呢?我紫电呢?”


 


所有人瞬间失控,嘲笑到一片混乱,本打抱不平的博肖二人,也笑着面对面蹲在地上。


 


【导演:现在我们陈情男团已经全部出场了,大家先和观众朋友们打个招呼。】


 


“大家好,我们是——陈!情!男!团!”


 


以肖战王一博中心的嘉宾阵容堪称节目录制以来,人数最多的一次,镜头从左至右扫过每位嘉宾,当摄影师抵达最右边的贺鹏后,不由长喘了口气。


 


王一博敏锐发觉“摄影老师刚刚松了口气。”


 


肖战笑着拍了下王一博的后背“不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,摄影大哥不要面子的吗?”


 


贺鹏忙补充“我刚才看着,出汗了都。”


 


众人统一拜礼“辛苦了辛苦了,是我们人太多了。”


 


【摄影老师满头大汗的笑着摆手:天太热,天太热】


 


【导演:就是他们人太多!】


 


众人幸灾乐祸,博肖二人相视耸肩。


 


[人多怪我们咯?]


 


 


3.


 


【导演:大家都知道我们本期《奔跑吧》的主题是什么吗?】


 


众人异口同声“阴铁之争。”


 


【导演:所以,阴铁就是本期的主要线索,你们也将分为两队,分别由肖战和王一博带队,以比赛的形式来进行今天的任务挑战。】


 


【镜头先特写二人,然后切换《陈情令》——忘羡二人在屋顶相对而立,魏无羡侃侃道来“蓝湛,我就知道,我们终有一天,要这样真刀实枪地杀一场。”】


 


肖战边点着头边看向旁边的王一博,后者也同样看了过来,两人相视一笑后,同时向对方做出了挑衅的动作,三秒之后再次笑了起来。


 


【博肖捂嘴笑表情包再次出场】


 


【导演:OK,现在我们将进行第一项任务——分组。】


 


任务一:孰正孰邪,孰黑孰白。


 


第一轮由队长选人,两位队长同时进行大象转圈,完成10圈并率先按亮灯箱的人优先选择,被选中的成员来进行第二轮的大象转圈,以此类推。


 


肖战理了下长袍“穿着戏服来吗?”


 


【导演:(真诚)是的。】


 


于斌真实的瞳孔地震“那我怎么办?”


 


[长发飘飘的英姿飒爽!]


 


王一博很认真的为鬼将军解答“就是转着转着,整个头”比划这脑袋“就被头发包住了。”


 


肖战接话“蝉蛹是吗?蝉蛹。”


 


少年组三人异口同声“木乃伊!”


 


众人爆笑后,开始尝试带妆做大象转圈。


 


朱赞锦尝试转一圈后,扒开脸上的头发“这真的不是吃头发大赛吗?”


 


[阿瑶又饿了,阿瑶要吃饭!]


 


被妆发糊脸的陈情男团:是什么蒙蔽了我们的双眼?是怨恨吗?


 


[节目组:不,是你们的头发!]


 


【导演:OK,第一回合由两位队长先来。】


 


肖战问工作人员借了两根皮筋,用了一个先把自己披散在脑后的假发箍紧,而后又凑到还在被大袖子困扰的王一博跟前,帮他把假发按照自己的样子扎起,后者也自然而然的顺从对方的举动。


 


[你们真的是对手吗?]


 


“袖子呢?袖子呢?”肖战扯了扯蓝忘机宽大的袖口,又赶忙转头问工作人员要了两个宽松一些的皮筋。


 


王一博尝试着转了一圈,摆手“不用不用,我这样转的时候能把袖子压住。”


 


肖战轻拍了下他的肩头“之前让你摘项链你不摘,脖子都红了,这回还犟!”


 


王一博不甘示弱的拂袖抽了回去。


 


【镜头慢慢拉远,只有二人的位置冒着粉红色泡泡,周边一切黯然失色。】


 


[陈情男团围观众人:我们应该在车底,不应该在这里]


 


【导演:准备好了吗?】


 


二人站立人群之前的中心位置,一同冲镜头比了个OK的手势。


 


[ROUND ONE !]


 


王一博先发制人,转圈速度飞快,带着白衣下摆随风飘扬。


 


对面的肖战匀速行动,稳扎稳打,三圈之后便被对手带着加快了速度。


 


王一博率先完成十圈,脚步险些一个踉跄,好在没有大幅度的影响,他带着最后的平衡,上前一步扶住灯箱边缘。


 


[第一局就这样……?!]


 


就在众人期待震惊交加的时刻,继而完成转圈的肖战逆风而上,一把扣住王一博的手腕往边上拉,后者不甘示弱的也控住他的另一只手。


 


场面陷入双双均被钳制的僵局,而隔着灯箱的两人抬头对视。


 


【镜头拉近+慢放】


 


【BGM:煮一壶,生死悲欢祭少年郎,明月依旧何来怅惘……(无羁-肖战/王一博)】


 


肖战唇间带笑,被钳制的手尝试着发力挣扎,却依旧无果“蓝湛,等一下等一下!”


 


王一博笑着喘了口气,轻轻点点头,收了些手上的力度,半开玩笑半认真“魏婴,凝神。”


 


莫名被戳中笑点的肖战,无意间力度一松,下一秒便被王一博趁虚而入,后者立马抽出被压制的手,快速准确的拍亮了灯箱中间的圆形按钮。


 


[ROUNE ONE 王一博 胜]


 


肖战挫败的捂脸栽歪到地上。


 


[都是凝神惹的祸!]


 


王一博双手握拳晃了晃,脸上满是‘不愧是我’的经典表情,然后就马上去扶肖战“来来来,肖老师,我这是侥幸。”


 


佯装悲愤的肖战乐着任他把自己扶起来“不不不,明明是王老师年轻气盛。”然后被打。


 


【导演:那么第一轮,由一博先选。】


 


众人屏息以待。


 


王一博欲张嘴,下一秒话锋一转“那个,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是吗?”


 


【导演:对,除了肖战的在场所有人都可以。】


 


王一博不好意思的笑着挠了挠头。


 


[小心思被发现了]


 


“好,那我选我的兄长,海宽哥。”


 


被选中的刘海宽对着镜头欠了欠身,并走到了王一博身边站定,两人击掌。


 


[蓝氏双璧合体!]


 


【导演:现在由肖老师选择您的第一位队友。】


 


肖战抿了抿唇,指尖在下颚轻抵着,带着审视的目光扫过其他众人,然后徐徐道来“他们蓝氏有双璧,那我们云梦……”


 


汪卓成笑着与他一同说出“就有双杰!”


 


肖战忙抬手招呼着人“来吧,江宗主。”


 


[肖战队:汪卓成 王一博队:刘海宽]


 


 


4.


 


【导演:那么第二轮将由海宽和卓成进行大象转圈】


 


[来了!云梦江氏与姑苏蓝氏的世纪对决!]


 


镜头前的两位长腿帅哥,将身材优势展现的淋漓尽致,黄金比例堪称完美,只是这手长腿长的,玩起这大象转圈,难免会重心不稳。


 


肖战在开始前嘀嘀咕咕给队友汪卓成传授经验,对方战队的王一博也在和刘海宽指点讨论着灯箱的位置。


 


【导演:两位宗主请准备,预备——开始!】


 


[ROUND TWO !]


 


两人同时发力,快速原地旋转。


 


王一博认真的观看着比赛,幽幽冒了句“好像俩圆规。”


 


其他人瞬间爆笑出声,肖战还笑着捶了下他。


 


【特效将俩人P在了张白纸上,疯狂画圈】


 


[!!!]


 


汪卓成快准狠的达到十圈,并带着飞快的速度,长腿一迈,伸手拍亮了灯箱。


 


刘海宽在汪卓成之后也转完了十圈,但终是迫于身高的优势,重点在晕眩中一度不稳,还没碰上灯箱就栽倒在一边。


 


[ROUNE TWO 汪卓成 胜]


 


王一博表示疑问“这游戏是公报私仇吗?”


 


【导演:(诚实)是,谁让你们都那么高。】


 


肖战哭笑不得的指着导演“居然还承认了!我服!”


 


王一博无奈摇头“真是,无语!”


 


[个高是我们的错!]


 


【导演:请卓成这轮先选。】


 


汪卓成跟肖战一同指向还在担心被头发糊成蝉蛹的鬼将军“我们选于斌!”


 


刘海宽和王一博低语商量一番,最后由刘海宽选择“我们选择阿瑶。”


 


[肖战队:汪卓成/于斌 王一博队:刘海宽/朱赞锦]


 


【导演:好,开始第三轮。】


 


[当担心变蝉蛹的鬼将军遇上害怕吃头发的敛芳尊!]


 


肖战安慰的拍了拍于斌的背“糊成蝉蛹也没事,有朝一日你会变成蝴蝶的。”


 


于斌认真的点点头,双手握拳“为了团队的荣誉!为了变成蝴蝶!”


 


旁边的纪李补充“也可能变成扑棱蛾子。”


 


众人笑倒。


 


【导演:敛芳尊的帽子不可以摘。】


 


正准备摘帽子的朱赞锦瞪大眼睛,帮忙摘帽子刘海宽难以置信“这个不可以摘?”


 


王一博仰天长叹了一声后恍然大悟“导演你是他们队的卧底吧?”


 


【导演:这是为了节目效果。】


 


王一博佯装腿软晕倒的晃了晃,然后又赶紧举手“那为了公平起见,我提议让温宁带上他的铁链!”


 


肖战立马窜过来,用长笛敲他屁股,边敲边振振有词“你是人吗你是人吗?”后者边笑边多,俩人你追我赶的跑了老远。


 


[ROUND THREE !]


 


【导演:预备——开始!】


 


[等、等等!您是哪位?]


 


朱赞锦转着转着,头上的帽子便顺着下滑,转完之后抬起头,直接被帽子遮住了眼睛,眼前一片黑暗的原地转了好几圈。


 


【BGM:白天不懂夜的黑-林宥嘉】


 


[就!趁!现!在!]


 


同步转完十圈的于斌,潇洒的一甩飘飘长发,奔着灯箱伸出了手。


 


[真实的——破茧成蝶!嗯?!]


 


晕眩感来的过于猛烈,没等于斌到达灯箱跟前,脑海中的天旋地转立马袭来,将幻化成蝶的他,毫不留情的拍在地上,成了标本。


 


肖战不忍直视的一掌拍在脸上。


 


众人爆笑,纪李还不忘再插一刀“真成扑棱蛾子了。”


 


趁对手乱作一团,重获光明的朱赞锦一手稳着帽子,一手迅速探出,大力拍在了按钮上。


 


[ROUNE THREE 朱赞锦 胜]


 


【导演:由敛芳尊先行选人。】


 


朱赞锦眨巴两下一双杏眸,犹豫半晌后还是转头去问刘海宽,后者配合的低下头,把耳朵凑过去。


 


旁边的王一博识趣的往旁边跨了一大步,然后和肖战对视一眼,两人同时笑着低下头。


 


[你们两个!害羞什么?]


 


咬耳朵的两人讨论片言得出结论“OK,我们选好了。”紧接着一起疯狂摆手比划着“不是的,江姑娘,不是的!”


 


曹煜辰哭笑不得的在众人放肆的笑声中走了过去,听到刘海宽问他怎么这么勉强,立马金子轩上身“不勉强!一点都不勉强!”


 


【导演:请鬼将军选人。】


 


于斌严肃的思考着,旁边的汪卓成跟肖战凑过来出主意,三人叽叽喳喳讨论之后,只听鬼将军开口一句“他们选爸爸,我们就选儿子——金凌!”


 


漆培鑫霎时乐着朝他两个舅舅跑过去。


 


曹煜辰恨铁不成钢的跺脚“这儿子绝对是捡的!”


 


[所以真的是流水的父子铁打的舅侄啊!]


 


[肖战队:汪卓成/于斌/漆培鑫 王一博队:刘海宽/朱赞锦/曹煜辰]


 


在接下来几轮选人比赛中,兰陵金氏金子轩亲身实验了一把‘何为姜还是老的辣’战胜自己的亲儿子,并毫不留情的选择了漆培鑫确定要选的郑繁星。


 


金凌也不甘示弱,你们有金牌调解员,我们有岐山教导主任——温晁!


 


温主任又不负重任的击败蓝思追小可爱,选择了十恶不赦薛成美。


 


乖巧的阿苑表示,仙家矛盾可以不调节,但迪必须要蹦,于是郭丞荣幸成为因为蹦迪而被列为队友的第一人。


 


郭丞以一秒优势险胜王皓轩,果断选了让他在剧中痛哭流涕的一代偶像,清风明月晓星尘——宋继扬!


 


对方选了清风明月晓星尘,王皓轩自然而然选择了另外一位道长,傲雪凌霜宋子琛——李泊文!


 


而剩下的清河聂氏兄弟二人,也被迫站在了对立面上。


 


在双道长激烈的一番角逐中,晓星尘率先拍亮了灯箱,选择了大哥王翌舟,掌握大局的聂导自动归入肖战的队伍。


 


【导演:现在你们要给自己的队伍起一个名字。】


 


肖战突然想到了什么,下意识就转头跟旁边的王一博讨论,后者也配合的倾听,然后顺势发表了下自己的意见。


 


汪卓成欲言又止了几番,和对面的刘海宽对视一眼,然后一同走到两人中间“打扰一下,二位,是跟自己队友讨论。”


 


[你们两个是对手啊对手!]


 


肖战不好意思的双手合十在嘴前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”


 


王一博笑着摇摇头“习惯了。”两人分开前又相视一笑。


 


【BGM:煮一壶,生死悲欢祭少年郎,明月依旧何来怅惘……(无羁-肖战/王一博)】


 


【导演:这样下去,后期不知道要煮多少壶生死悲欢了。】


 


众人爆笑。


 


【导演:好,现在分别介绍一下你们的队名。】


 


肖战倒数着口号“三,二,一,大家好我们是——”


 


八人一同“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队!”


 


郑繁星和郭丞毫不客气笑了起来“看金凌,看金凌,嘴都没跟上。”


 


被发现失误的漆培鑫不好意思的笑着挠挠头。


 


[人家是兰陵金氏的!]


 


王一博前后跟队友统一了下口径,然后八人异口同声“诛妖邪立正法,我们是大道永存队!”


 


 


5.


 


【最终分队阵容】


 


[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队:肖战(队长)、汪卓成、于斌、漆培鑫、纪李、王皓轩、李泊文、贺鹏]


 


[大道永存队:王一博(队长)、刘海宽、朱赞锦、郑繁星、宋继扬、曹煜辰、王翌舟、郭丞]


 


【导演:分队完成之后,将发布本期任务,请肖老师前来领取任务卡。】


 


肖战上前拿过任务卡,弯腰致谢后退回队伍之中“嘉宾要通过完成任务来集齐五枚阴铁,率先集齐五枚的队伍获胜,而另一方则要成为赢家的傀儡,听从赢家指挥。”


 


王一博咀嚼了下任务内容“听从指挥有什么具体要求吗?”


 


【导演:就是获胜队每位成员可以从失败队中选取一名成员,并向该成员提出一个要求,该成员不许拒绝,必须完成。】


 


众人面面相觑,摇头感慨“哇,这个绝了!”“这要是赢了可太爽了吧!”


 


【导演:但是!】


 


众人目光立马聚焦过来。


 


【导演:你们两队中均有一人对方队卧底,而且这个卧底全程不能暴露身份,并要暗中帮助自己队伍完成任务,每完成一个任务,获胜队将会获得两条关于卧底的线索。】


 


肖战无奈的抬起任务卡拍在额头“就知道不会那么容易。”


 


[提示:你的战哥已看透!]


 


王一博抬手稳住肖战拿着任务卡的手,又凑上前低头看了下任务卡上的文案“所以说卧底知道自己的身份?”


 


【导演:对,马上就会知道了。】


 


【导演:在出发到下一个地点之前,你们每个人要来我这里领取一个锁灵囊,里面有一张由夷陵老祖画的符纸,你们本期节目的身份就在那上面。】


 


【导演:好,两人一组,前来领取锁灵囊。】


 


其他人陆续确认身份之后,作为队长的肖战和王一博最后上前领取。


 


肖战在看完符纸后,一脸淡定的塞了回去,并抿着唇了然的点了点头。


 


旁边的王一博‘哇哦’了一声,随后边把符纸收回去,边撞了撞肖战肩头“肖老师,你是卧底吗?”


 


肖战可惜的摇了摇头“可惜了,还以为能大干一场。”


 


王一博笑着呷舌“肖老师的演技可以啊,这就开始演了是吧?”


 


[博肖商业互吹模式已开启✔]


 


“不不不,说演技还是得王老师。”


 


“肖老师太谦虚了,肖老师明明很厉害的。”


 


肖战被气笑了,抬手在王一博后颈上捏了捏“好了好了,狗崽崽。”


 


【导演:现在所有人都确认了身份,那接下来就让我们前往下一个任务地点——苏州中心!】


 


陈情男团众人“奔跑吧苏州!奔跑吧阴铁!”


 


 


TBC



一桶:

Нефрит:

之前跟朋友讨论眼睛怎么“对焦”

写了点乱七八糟的东西,不是很专业,不过道理很简单,就是两只眼睛分别向外发出的“视线”(射线)是相交的,夹角随着所看物体远近而变化

当然必须要配合包裹着的眼皮和虹膜、瞳孔正确的透视,比如说要把瞳孔看作透明晶体前房底部的小孔,而不是角膜上的贴图,什么的……

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?

一桶:

明玉为珑:



千山浮远:







ChungGan:















另一篇链接:不用考虑版权的几个图片网站
 
















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?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原文来自知乎X xxx的回答
















详细解释移步知乎答案。
















神器一:Pinterest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神器二: NounProject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神器三: Dribbble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神器四:Flickr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神器五: Tumblr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神器六:Behance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神器七:pixabay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神器八:花瓣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一个广告












一桶:

Нефрит:

写了个三脚猫的动态规律,主要是我平常画动态的时候用的,简而言之就是无论整体还是细节都有一个“节奏”,通过“趋势”的变化达到平衡。身体上最明显的地方就是肩部和髋部的倾斜变化,所用以这个来举例子,细节结构上最明显的就是腿部从上到下的走向和左右肌肉、骨骼倾斜对比,所以用这个来举例子

个人感觉,动态上难的是小幅度、比较静止的动作,如没有任何姿势地站立、缓步行走、较对称的坐姿等,因为变化幅度小,找到合适的重心来表现状态(不仅是理论上的一般情况还有其他和生动性挂钩的感受部分)是有些难的。透视上难的则是复杂、剧烈的动作,这种动态上反而要简单,因为趋势非常明显,也容易形成有张力的构图

其实还要配合身体各体块的旋转什么的,但是太多,怕写乱了就先不提

长成这样呢可能是因为身体需要保持平衡的需求。解剖??没有学过先不乱讲,但大概意思就是:逐渐进化使得各部分受力都有最好的状态,可以保护各结构,运动时不会摔倒,静止时也能更加舒适。这种节奏和平衡特别符合“美”,人体一直都是美的,而且美得很精妙。

(我人体也画得就那样,写点个人方法主要是实用,不一定对


哈哈哈哈哈哈可以这很蓝吸尘

云亦_芬小兔:

所以刘海宽到底是不是自来熟呢🤔🤔🤔